九朝

冷圈cp爱好者,自行产粮

现阶段热爱的极圈cp(不上升真人)

林黛玉x伏地魔   只能说太太们太会写太会画了

欧阳娜娜x吴磊,贤惠少女和热血男儿也太爱了吧!少男少女的爱情,呜呜呜,被太太安利的彻底

罗云熙x刘亦菲   神仙颜值组合,呜呜呜


【利落cp】卫龙女孩冲鸭,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

利落cp迟早涨股,卫龙女孩冲鸭,文笔渣,吐槽我,我就嘤嘤嘤给你看。于我而言,势均力敌的爱情最好。不算糖,选取几个段落写一下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魏璎珞最讨厌的便是这微风习习的三月,她最敬爱的皇后崩于阳春三月,就连她自己也差点死在这草长莺飞的春日。

看着皇后的灵位,她跪在下面,心里止不住的悲痛,她知道皇后绝不会是病逝,那场大火她不会忘,但此刻却像当初姐姐死后一样的无能为力。她跪在皇后灵位下一天一夜,悲痛的心变的麻木,无能为力充斥着内心,眼神空洞的像失了魂,连明玉劝她吃口饭,也宛若不闻。明玉看着她如此,也是止不住的心疼。魏璎珞执意不吃,明玉也只得软下语气对她说:“璎珞,我知道你不好受,我心中亦是如此难过,但皇后娘娘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会高兴吗?为了娘娘,你能找到一个活着的理由,好好活下去吗?不要辜负皇后娘娘对你的好,行吗?璎珞。”璎珞听了明玉的话,心中突然醒悟,是的,她要好好活下去,为了皇后娘娘,找到害死她的真凶。抬起头眼神逐渐变得清明看着她。眼眶里含着泪,喉咙无比干涩,说到:“找到活着的理由活下去,我会的,我会找到害死娘娘的凶手,谁也不会放过。”明玉看着有些失控的璎珞,心中不知是懊悔还是高兴。

璎珞开始盘算如何为皇后娘娘复仇,最好的办法是成为后妃。而李玉的前来则让她抓住了机会。李玉面无表情的宣读道:“魏璎珞,大逆不道,屡次犯禁,赐自尽。”李玉挥了挥手,一个小太监便将匕首呈上。“请吧,璎珞姑娘。”李玉如是说道。璎珞拿起匕首,她知道皇后留下的书信能够救她一命,但用的时间不是现在,她就要用这险,来搏一搏富贵。魏璎珞是何等的聪明。弘历对她的小心思,她何尝不知,今日便是赌。赌赢了,便是弘历心中的愧疚。

她曾问过叶天士,如何才能让伤势看起来很严重,却又不伤及根本,今日倒是用上了。为了皇后娘娘,璎珞不在犹豫,猛地往身上一刺,皮肉被刺穿的痛苦,在看到弘历匆匆赶来的那一刻,她知道自己赌赢了。便假意昏迷,倒在了弘历的身上,“宣太医,快点宣太医。”弘历朝着李玉吼道。“可,皇上,这。。。”李玉尴尬的回到,“叫你去还不快去,你想等死吗?”弘历瞥了李玉一眼说道。“是是是。去了去了”李玉福了身便连忙跑出去,让德胜快去传太医。“这皇上是真的上了心啊,自己下的昭,一会就后悔了,跑的贼快。”李玉心中暗自嘀咕道。李玉看了长春宫一眼,只得叹璎珞不简单。

弘历坐在床边,看着璎珞,问道:“叶天士,这丫头伤势怎样?”叶天士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,道:“璎珞姑娘虽没伤到根本,但以后也可能会落下些毛病,只能靠慢慢调养。”弘历蹙了蹙眉,不耐的说:“行了,滚下去。”“是。”叶天士像舒了一口气一般,退了下去。出去后叶天士分析刚刚魏璎珞的伤口,又联想到之前她的询问,才越发不简单。不过接着又摇了摇头,心中暗道:这丫头真狠,玩命啊。

弘历看着璎珞,心中的小心思像是被点燃,“朕怎么可能会喜欢她,不可能的,她不过是想攀龙附凤。虚伪的女人。朕才不会心疼她,哼_(:з」∠)_”
弘历摸着她的脸,仔细打量“还算有几分姿色,仅此而已,哼,又救下你,只是怕容音伤心罢了,一定是如此,朕怎么可能有私心。”弘历转身离开,看着门外的李玉,斜瞟了他一眼,冷声说到:“等她伤好了之后,让她滚到圆明园,别在宫中碍眼(乾小四一大半的时间可呆在圆明园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)”此时的璎珞早已醒来,只是一直在装睡而已。雪中的那一日,她知道是弘历,她对他的性格把握的很准,因为她们有些地方很像(确认过眼神,是同类的人)。

这一次,她赢了。这早春的三月,她赌对了,却感觉无比刺骨,她的路还太长要走。她攥紧被褥,想到了皇后想到了那封信,心中便更加坚定。

很多年以后,璎珞大仇得报,迎来的却是弘历的剑,璎珞跪在地上,弘历拿着剑,指着她,厉声问道:“魏璎珞,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。逼死朝中大臣之妻。你知道他们会怎么想你吗?”魏璎珞眼神坚定的看着弘历,声音颤抖的说“我知道啊,我什么都知道,是她逼死皇后的。我魏璎珞就是这样呲牙必报,皇上是要杀了我,以儆效尤吗?我不怕,皇上既然想傻就来吧!”背挺的笔直。“魏璎珞,你是觉得朕不敢杀你吗?当年你以为你很聪明,朕都知道,什么都知道,朕不过是你手中的棋子,是你算计的棋子。”殿中的人被弘历撤了下去,一阵阵的死寂。却被弘历哐当落下的剑打破。璎珞看着哐当落下的剑,一阵诧异,含着泪笑着说:“皇上还是舍不得杀我吗?一如当年。”“魏璎珞,你到底爱没爱过我。”弘历有些凄楚,他知道后宫可以有宠但不能有爱,他以为除了容音,他不会再爱上一个人。可惜他错了,他沦陷却不自知。“皇上,我。。。”璎珞跪在地上,却不敢直视弘历的眼。“你不必再说了。”弘历背对她大步走向门外,边走边说,“令妃不明事理,处事毛燥,屡犯宫规,禁足三月,扣一年俸禄。”“谢皇上。”璎珞朝着弘历的方向行礼说到。

乾隆39年,此时璎珞的身体已经濒临弥留之际。弘历还是常常来延禧宫,陪她聊天,说话。璎珞感觉死亡的来到,早早把当年先皇后留下的书信拿出来贴身放在身上,她最终还是没用这书信。那一日,璎珞靠在弘历身上,疲惫的说到:“皇上啊,臣妾陪不了你了,要早些去见皇后娘娘了,臣妾很累了,这是当年皇后娘娘交给臣妾的书信,当年是臣妾利用了你,后来你问我到底爱不爱你,现在我告诉您呀,我很爱很爱。”璎珞声音越来越虚弱,慢慢没了声响。弘历抱着她渐凉的身体,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,哭了起来。“所以的深情都在这一年一年,我都知道啦。”

“皇上,令皇贵妃的随葬已经不能再加了,已经76件了,再多怕是前朝都有意见了,都快达到皇后规格了。”李玉胆战心惊的说道,暗中想到:令皇贵妃连皇后用的东海朝珠都有了,这是多大的恩宠,还要再加,唉,前朝。。。弘历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“朕知道了,你不必再说了。”只是握着笔的手久久不能放下,他依旧想给她最好的。他没有办法现在给她皇后之位,只有通过这些来弥补。(这段是史实,随葬品的事,如果有卫龙女孩也写了这段,联系我,我删了这段)

他活的太长了,他想璎珞想容音了,他有时都恨自己为什么活的这么长,为什么要留他一个人,留在回忆里。昨晚他做梦又梦到了容音的惊鸿舞和雪地里那个小小的身影。他有时候问李玉:“李玉啊,你说朕还可以活多久啊?”李玉常常笑着说:“皇上是有福缘之人,必定能活到一百岁。“是吗?那可真痛苦啊!”弘历低着头说,李玉看着他的样子估计又想令皇贵妃了,便想些法子让弘历转移注意力。“皇上,新来了一批异兽,您要不要去看看?”“走吧,去看看。”弘历微微笑到,“你看那个小狮子像不像璎珞。”“像,真像。”

弘历看着窗外的雪,“又下雪了啊!”弘历既喜欢雪天又不喜欢,他在雪天里看清楚了自己的一点心意,却又在雪天失去了知心人,他们的性格很像,势均力敌的爱情莫过于此。

乾隆60年,追封令皇贵妃为孝义皇后,谥号令懿,当是“兰宫领袖令仪著,萱户已勤懿孝纯”。

我来见你们了。真的好想你们啊!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啊(璎珞和容音)